经过一段时间的比赛,选手们发现,比赛场地变了,参赛方式变了,评比方法变了,不变的是拼搏进取的体育精神和蓬勃向上的体育氛围。

5月19日晚7点半,家住宜城市郑集镇的李晓俊打开平板电脑,找到“舞博”APP,进入评委杨俊的直播间,她和女儿张静怡等待比赛开始。

张静怡今年9岁,学习体育舞蹈已有两年时间,曾在武汉市体育舞蹈协会主办的比赛中夺得业余组第一名的好成绩。5月19日的比赛有些特别,赛场就在她家,评委坐在网络直播间。做完自我介绍后,音乐响起,张静怡伴着热情奔放的音乐跳了恰恰。李晓俊则拿着平板电脑追踪着女儿的脚步。待音乐停下来后,杨俊又让张静怡跳了时间步。

张静怡参加的是2020年“百千万”襄阳市全民健身赛事活动体育舞蹈类比赛。担任该场比赛评委的杨俊是体育舞蹈国家一级裁判员、十堰市体育舞蹈运动协会秘书长。“看得出来你的基本功很扎实,爆发力也很好,但有些动作定位还不够准,希望你在接下来的比赛中继续加油!”说罢,杨俊评委举起了晋级牌。

在比赛中,有的家长取景不全,有的小选手没穿比赛服、发型不符合要求,这些细节杨俊评委都一一指出,“虽然是网络比赛,但我们要跟线下比赛时一样认真对待。”

“这是我们协会第一次承办线上体育舞蹈比赛,为了保证公平公正,此次比赛采用外地评委开直播间、本地选手依次连线比赛的方式进行,每场比赛限15名选手参加。”市体育舞蹈协会副会长王智勇说,体育舞蹈比赛从5月19日持续到5月31日,选手的亲朋好友、热爱体育舞蹈的市民晚上7点半可进入“舞博”APP直播间观看比赛。

5月14日下午,家住春园路的岳子荣换上轮滑服,将轮滑鞋、护具、头盔收拾妥当。岳子荣今年5岁,练习轮滑已有两年时间,虽然目前年纪尚小,却是本地轮滑圈里的明星。去年全市轮滑比赛,他勇夺幼儿组200米速滑项目第二名的好成绩。这天,他跟教练刘晓敏约好下午3点半在诸葛亮广场见面。

岳子荣要参加的是2020年“百千万”襄阳市全民健身赛事活动轮滑比赛。比赛按选手年龄分为幼儿组、少儿组、少年组、青年组、成年组,比赛时间从5月10日持续到7月15日。选手完成1分钟十字象限跳,请他人录制参赛视频并发送到指定邮箱,裁判将根据选手完成的个数及年龄评出比赛名次。

见面后,刘教练向岳子荣介绍了比赛规则,并在地上贴上数字标记。随着教练一声令下,岳子荣灵巧地跳了起来……

1分钟很快就过去了,岳子荣完成了比赛,刘教练则迫不及待地回看刚才用手机录制的视频,分析爱徒的比赛情况。刘教练说,十字象限跳一定要按照顺序跳,刨去顺序错误的无效跳跃,岳子荣共完成了15组动作。

襄阳市轮滑协会秘书长李正军告诉记者,我市共有五千名轮滑爱好者,如果是线下比赛可以开展竞速赛、花样轮滑赛,但这些比赛要求场地面积较大。考虑到线上比赛要规则简单、便于参与,市轮滑协会选择了1分钟十字象限跳这个比赛项目,来对选手的腿部力量、敏捷性、爆发力和协调性进行综合考察。

2020年“百千万”襄阳市全民健身赛事活动自行车比赛则用到了专业骑行软件。

在樊城二桥头经营自行车店的王守斌是一名骑行爱好者,5月3日他以14秒29的成绩完成了线上骑行比赛。

整场比赛计时靠的不是裁判,而是一款名叫“行者骑行”的APP。王守斌从手机里调出“行者骑行”APP,进入“路书”,找到虎头山赛段,点击开始,接着,他骑上自行车向虎头山赛段一路飞奔。计时器上的数字显示为零,当王守斌经过赛段起点(马跃檀溪遗址附近)时,APP开始计时,数字快速跳动……比赛途中王守斌遇到了几位熟悉的骑手,打个招呼,道一声“加油”,接着他又向终点冲去。此次比赛的终点设在虎头山电视转播塔,整个赛道全长2.92公里,海拔落差244米。当王守斌到达终点后,计时自动终止。自行车线日,选手可以任意安排时间进行比赛,并获得一盒茶叶及市自行车运动协会提供的5元骑行保险费。

襄阳市自行车运动协会会长杨一说:“自行车运动群众基础好,线下比赛常常有几百人报名参加。比赛时大家你追我赶,更容易出成绩。线下比赛,虽然赛道不变,但缺少了面对面的竞争,选手必须靠顽强的毅力去赢得比赛。”

我是中古民族史研究者张兢兢,魏晋南北朝如何改写了南北方历史进程,问我吧!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sz-bmx.com/,体育舞蹈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